印刷原材料迎涨价潮?及这家河南特种纸企业要上市。它4天两次涨

发布时间:2022-09-25 12:11:39 来源:大发彩票购彩平台 作者:大发彩票平台注册

  自9月下旬开始,眼看着朋友圈内的涨价函越来越多。而且,这一波涨价潮看上去来势更猛:不仅纸价要涨,包括油墨、版材,甚至润版液、清洗剂等各类材料的价格也要涨。

  一时之间,似乎各类企业的压力都很大,各家老板都很闹心,不涨价生意简直就没法做了。

  最近十几二十天内,三好同学见过玖龙、山鹰、晨鸣、博汇、金华盛等纸业巨头,还有大大小小其他纸厂的涨价函;杭华、科斯伍德、DIC、泗联等油墨企业的涨价函,柯达的版材涨价函,以及多家润版液、清洗剂等辅助材料生产企业的涨价函。

  在漫天飞舞的各路涨价函中,究竟有多少能够落地,落地幅度有多大不得而知。不过,这一轮涨价潮看上去确实是来势汹汹。

  对印刷企业来说,纸价涨一点儿,油墨、版材价格涨一点儿,各种辅助材料价格涨一点儿,电价涨一点儿,再加上处于持续上升通道的用工成本,基本上就是生产成本的全面上涨。

  一方面,它在4天之内连发两张涨价函:10月9日,先是宣布自10月25日起,无碳复写纸系列产品价格上调300元/吨;10月12日,又宣布自10月20日起,对全资子公司广源纸业销售的产品价格上调500元/吨。

  另一方面,这家企业在9月29日预披露了上市招股书,有意在深交所主板上市,拟募集资金近20亿元,用以扩充产能、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江河纸业的全称是:河南江河纸业股份有限公司。它成立于2002年7月,到明年就满20年了。

  江河纸业早在2012年6月,也就是成立十周年时,就完成了股份制改造。这从一个侧面说明,它早就有上市构想。

  现在的江河纸业共拥有十家全资子公司。其中,包括位于山东、河南的三家造纸厂,以及热电、造纸设备、废旧物资回收和纸张销售等类企业。

  江河纸业的产品从大类上来说,属于特种纸。而做特种纸的企业,一般产品种类都很多。

  江河纸业的纸张产品被分为三类:信息及商务交流用纸、特种印刷专用纸、食品包装及离型纸。

  特种印刷专用纸实际上是对轻型纸的再加工,主要用于教材教辅及社科类图书印刷。

  食品包装纸主要用于纸杯、面碗和餐盒生产,离型纸则可以用于生产不干胶标签材料。

  除了生产各类特种纸,江河纸业还有一个业务板块是:造纸装备及技术服务,并能自己生产纸浆。

  2020年,江河纸业共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2.97亿元。其中,信息及商务交流用纸贡献最大,达到13.79亿元,占比41.83%;特种印刷专用纸次之,为9.57亿元,占比29.04%;食品包装及离型纸位居第三,为8.53亿元,占比25.87%。

  此外,造纸装备及技术服务贡献7223.02万元,占比2.19%;还有3537.68万元来自纸浆及其他产品,占比1.07%。

  比如,做票据印刷的可能用到它的无碳复写纸,做快递面单的可能用到它的热敏纸,做书刊印刷的可能用到它的特种印刷专用纸,做纸杯、餐饮包装的可能用到它的食品包装纸。

  江河纸业在招股书中也说了,其下游客户包括印刷厂、图书公司、出版社以及纸张贸易公司。

  可惜的是,江河纸业的前五大客户基本都是纸张贸易商,找不到印刷企业的身影。

  在其2020年的前五大客户中,三好同学比较熟的有“山东印刷”——山东印刷物资有限公司、北京金冠——北京金冠方舟纸业物流有限公司,二者分别为其贡献营收1.24亿元、9618.81万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.76%、2.92%。

  前五大客户中找不到印刷企业就算了,接下来看看江河纸业主要产品的平均销售单价情况。

  2020年,江河纸业信息及商务交流用纸、特种印刷专用纸、食品包装及离型纸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8079.96元/吨、4704.00元/吨、5774.79元/吨。

  与此前两年相比,三类产品的价格均连续下滑。其中,信息及商务交流用纸的价格比2019年下降10.10%,比2018年下降12.64%;特种印刷专用纸的价格比2019年下降8.43%,比2018年下降19.77%;食品包装及离型纸的价格比2019年下降4.83%,比2018年下降12.76%。

  今年一季度,信息及商务交流用纸的价格与2020年基本持平略有下跌,特种印刷专用纸、食品包装及离型纸则分别上涨了6.41%、14.59%。

  当然了,这里体现的价格应该主要是面向贸易商和直销客户的,印刷企业如果通过贸易商拿货,肯定会贵一些。毕竟,贸易商也是有成本的。

  作为特种纸企业,江河纸业的规模与金光、晨鸣、太阳、博汇等巨头自然是没法比了。

  不过,在特种纸市场它的竞争力还是很不错的。用招股书的说法:经过近二十年的产业深耕,公司已成为国内规模较大的特种纸生产企业。

  先来看资产。截止今年一季度末,江河纸业的资产总额为39.88亿元,比2018年末的49.63亿元减少19.64%。

  近三年多时间,江河纸业的资产总额持续减少。据招股书解释,主要是由于偿还银行负债,负债总额减少所致。

  截止一季度末,江河纸业的所有者权益(相当于“净资产”)为13.03亿元,比2018年末的6.13亿元增长112.41%。

  因此,江河纸业的资产负债率整体呈现下行趋势:截止2018-2020年各年年末,分别为87.64%、83.53%、73.93%;截止今年一季度末,则为67.33%,比2018年末降低了20.31个百分点。

  再来看营收和盈利。2018年,江河纸业的营收为41.67亿元,此后两年连续下滑:2019年,微跌0.38%,降至41.51亿元;2020年降幅较大,为18.41%,降至33.87亿元。

  关于2020年营收大跌的原因,招股书没有直接给出解释。从相关数据看,是其主要产品量价齐跌的结果。

  前面已经说过,相对2019年,江河纸业信息及商务交流用纸、特种印刷专用纸、食品包装及离型纸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下降了10.10%、8.43%、4.83%。

  与此同时,江河纸业主要产品销量从2019年的60.55万吨降至2020年的52.27万吨,减少了13.67%。

  营收下滑对江河纸业的盈利状况,也产生了一些影响:2018年,其净利润为1.90亿元,2019年同比下降8.90%,降至1.73亿元;2020年,同比增长2.90%,升至1.78亿元。

  2020年,在营收下降的情况,净利润反倒有所增长,主要是由于当年非经常性损益的贡献较多。

  最后来看利润率。剔除会计准则调整影响,在运费不计入营业成本的情况下,江河纸业的毛利率先抑后扬:2018年,为19.61%;随后两年,连续小幅下滑至18.82%、18.68%;2021年一季度,提升至22.07%。

  受非经常性损益等因素影响,净利润率走势与毛利率并不完全一致:2018年,为4.55%;2019年,微降至4.16%;2020年,反弹至5.25%;今年一季度,则大幅提升至10.15%。

  据招股书解释,今年一季度利润率大幅改善,主要是受纸浆价格上涨影响,江河纸业主要产品的销售价格有不同程度上涨,而其实际使用的纸浆是2020年下半年的库存,采购成本相对较低。

  从基本逻辑上来说,这与印刷企业在纸价低位加大库存,以锁定低成本原材料的做法是相通的。

  对多数企业而言,企业产品的销售价格会在相当程度上影响,甚至决定企业的经济效益。

  道理很简单:2020年,江河纸业共销售了52.27万吨的各类纸张,在成本、费用及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纸价每上涨100元,它便会多收入5227万元。

  当然了,造纸企业上调纸价一般都以成本上涨为理由。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一季度,涨价函一般说的都是纸浆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。最近一波涨价函一般说的都是煤价、化工原辅材料价格上涨。

  2020年,它花在主要原材料和能源上的采购金额达到16.15亿元,占其当年营收的47.67%。2018年和2019年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0.50亿元、18.84亿元,各占当年营收的49.19%、45.39%。

  从营收占比上来看,原材料、能源价格的波动的确会对造纸企业的效益带来直接而显著的影响。

  在各年度的采购金额中,木浆、木片等原材料都占据了大头,煤、电、水占比相对较低。

  以2020年为例,江河纸业采购木浆的金额达到10.46亿元,采购木片的金额为2.74亿元;采购煤炭、电力、水的金额分别为1.59亿元、1.22亿元、1296.77万元。

  招股书显示:2018-2020年,江河纸业木浆的平均采购单价连续两年下降,2020年为3338.83元/吨,比2018年的5226.97元/吨,降低了36.12%。

  今年一季度,木浆、煤炭的平均采购单价均有所上涨,分别为3574.78元/吨、464.14元/吨,比2020年上涨7.07%、52.25%。

  仅从这一点来看,以2020年为参照,纸价在一季度有所上调还是合理的,关键是涨幅有多大。

  问题是:木浆价格上涨带动纸价向上,还好理解。煤炭在造纸企业采购金额中的占比远低于木浆,为什么会成为这一波纸价拉涨的“导火索”?

  主要原因在于:最近,煤价实在太疯狂!根据有关报道,目前动力煤的到厂价已经突破2300元/吨。

  假如2020年江河纸业按照这一价格进行采购,则其用于煤炭的采购金额将增加10.44亿元,按当年产量55.20万吨计,平均每吨纸要增加近1900元的煤炭成本。

  当然了,这只是一个假设,目前造纸企业的煤炭成本肯定没有这么高。因为这只是最新的极端价格,造纸企业正常应该还有前期低成本库存。

  假如煤价一直这么高,造纸企业又没有好的解决方案,事情就有点吓人了:纸价不会只是一吨上调两三百,而会出现令人惊叹的大幅上涨。那恐怕不仅印刷企业受不了,造纸企业也会很难干。

  总之,这一年多时间,疫情之下的大宗商品市场可谓一片乱象,对下业形成了巨大冲击。

  如果石油、煤炭、天然气等基础能源价格持续居高不下,恐怕各行各业都会迎来一波不可避免的涨价潮。